当前位置:首页 - 北京赛车彩票论坛

鸿茅药酒员工揭秘做白酒只敢在周末 关掉所有摄像头

2018-05-04

  鸿茅药酒报警跨省抓捕谭秦东事件引发了巨大的舆论风暴,然而鲜有鸿茅药酒的员工出面接受采访道出内幕。陈同(化名)是在鸿茅药酒工作多年的资深行政人员,经沟通,他匿名接受了访问,提供了鸿茅药酒事件的一些内情,仅供读者参考。

  陈同:所有生产工人无限期放假,行政人员正常上班,21号那天公司解散了所有的工作微信群。因为受舆论的影响,库房里的药酒都是满的,没法再生产,车间已经做好了长期停工的准备。

  陈同:17号来没查出什么,当晚QA部门彻夜加班赶材料,要应付药监局再来查。18号和20号药监局又来了,说是看了麝香和豹骨没什么问题。昨天来好像查到点什么小毛病,但具体还不知道。

  陈同:不知道,这么多年了,有问题难道只是厂子的问题?查倒了鸿茅药酒就等于查倒了药监,你说他们会不会认真查?我不知道。

  理想记:凉城警方到广州抓捕谭秦东,警察说没有鸿茅药酒厂的人去,鸿茅药酒总经理也否认了。那么到底有没有药厂的人跟着去?

  陈同:所有人都说木林总去了,我们有十三个副总,木林是其中之一,谭秦东被抓就是他出面代表酒厂报案的。

  陈同:舆情爆发后人们才知道这件事,有篇报道就说有人去陪同抓捕,根据谭的描述众人猜测是韩(鸿茅药酒总经理助理),但有他们自家人说不是韩去的而是木去的。

  陈同:就是鲍家人(注:鸿茅药酒董事长为鲍洪升),木也符合谭的描述,秃顶,微胖,1米75左右。新闻报道里谭说司机叫什么“林总讨厌抽烟”,北京总公司都管木林叫林总。而且木林去陪同抓捕,这个是他们自家人确认过的,木林也是鲍家人。

  陈同:这个很简单,调出来警察出差的花费发票住宿记录,还有木林的住宿和乘飞机记录就一目了然了,但你看现在有人敢公布这些吗?(注:谭秦东妻子刘璇曾称要开新闻发布会,后未果。)

  陈同:不仅在凉城,整个内蒙古都卖的不好,主要是卖给外省人。广告宣称基酒是自己酿造的,但实际上公司自己的酿酒生产能力很低,不够供应药酒生产,所以从外地买基酒。白酒是属于另外一个公司的,只是名字换了,工人是原来的工人。去年做白酒的时候只敢在周末做,并且关掉所有摄像头,这种酒不留任何记录,他们称这种酒为折价酒。

  陈同:我不是本地人也不太清楚,但有招普通工人的时候有非常多的人应聘,靠关系进的也有。别看鸿茅药酒赚了很多钱,投入几十亿广告,那些钱都是媒体赚了,工人们工资是很差的,是计件工资,像这样没有生产是没有工资的,到了月底还得倒交些保险费,旺季时候平均才拿到四千左右。

  陈同:了解些,去年把岱海镇的一片地区划分出来改为鸿茅镇。为此朋友圈还和茅台镇看齐,说南有茅台镇,北有鸿茅镇。厂内人觉得以自己公司命名的镇很自豪吧。

  陈同:春雨医生在3月份发那个质疑豹骨来源的文章后,成都药监开始查有没有贴野生动物利用标识,公司开始派员工去各个市场补贴野生动物利用标识。目前我们也不知道豹骨的来源是真是假,公司从开没公布,药监来看看批件就走了。这些是公司核心机密,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内情。

  我们私下也觉得豹骨的来源很诡异,如果严格按照处方量来生产,按今年计划需要930kg的豹骨,也就是190多头豹子。提取1批药液需要7.8kg的豹骨,豹骨单独提取,一次提取3批的量,也就是23.4kg。旺季时候一月可提取20批左右。

  陈同:这是核心机密,没人知道。我给你找一份内部文件吧,三月份药监局来检查,公司应对检查提供了一份购买豹骨的批件复印件,不知道这个批件的真伪,反正药监局没说啥,因为他们管不着卖豹骨。这是内部资料,注意保护提供信息人的安全。

  理想记调查显示,批件中的四川千方中药股份有限公司,其主业是以曲类饮片、袋泡型饮片为特色的中药饮片制药企业,同时兼有中药材收购、产地初加工及销售。从未宣传有销售豹骨的业务。

  批件中卖给鸿茅药酒1230公斤豹骨的杨道之,若批件为真,堪称全球最大的豹骨卖家,而中国2006年就已经禁止豹骨销售和进口,那么杨道之是何许人也,又是哪里来的这么多豹骨?该批件到底是不是真实的呢?

  查遍整个网络未有杨道之的信息介绍,按照合法的身份信息查询可知其为四川屏县人,今年49岁。对这位鸿茅药酒至关重要的豹骨提供者,问及几位鸿茅药酒经销商和员工均闻所未闻。本人打电话给四川千方中药股份有限公司,该公司一位负责人反复强调,没听说过这个人。

  目前,尽管各界对鸿茅药酒的豹骨来源质疑声音不断,但鸿茅药酒从未展示过其豹骨的合法来源渠道,药监部门也未有相关信息发布,杨道之也没有露面。

  陈同:哈哈,公司里的人好多说抓的好,应该判几年。他们觉得抓谭秦东是对的,觉得谭秦东背后有竞争对手在驱使,觉得一个普通人翻不起这么大的浪。而且好多人认为这个事,至多影响(鸿茅药酒销量)两三个月,只是暂时有点棘手而已。

  理想记:最后我想问你,你是鸿茅的员工,拿着鸿茅的工资,你为什么要交给我这么多信息?

  陈同:我自认为我大学四年下来,我三观是正的,有正确的是非观,这件事舆情爆发后我自己分析了很久,认为这是公司开展一次杀一儆百的公关行动,吃相很难看。然后我去寻找各方的信息,比对下来我觉得我的观点是对的。

  我的确从鸿茅药酒拿来的工资,但这些钱包括几十亿的广告费,归根结底是中国成百上千万老年人的养老钱,如果是骗来的,我会因此感到羞愧。

网站栏目
最新文章
随机文章
随机文章
copyright © 2016-2017